月亮塔

变种花吐症存梗

类似一种情趣(诅咒)?
其中一方(我写的话应该是爆豪)说谎的话就会开出花朵,自己掐掉了还会再长。并且只有自己能看见,但是喜欢的人能闻的见被寄生者身上的香气,并且被寄生者情绪波动越大香气就越容易变得浓烈,喜欢的人闻多了会能够触碰感觉得到一些花朵(看不见),花朵会自己主动朝向喜欢的人生长。在二人表白心意(发生关系)后,花朵解除对其隐身,只能由喜欢的人来摘下它。
我真的太想看啪的时候泪眼朦胧口是心非又被身上开出的全部朝向轰的妩媚花朵出卖的爆豪了!简直活色生香啊!有没有人来满足我?我自己写的话因为考试要拖好久(咸鱼摊)

夏天剩余草莓味

来炸个尸,根本没有文笔,乱七八糟的产物。

你坐在操场的观众席上,缩在边角上一团浓密的翠绿树荫底下。而掌心上此刻躺着一颗草莓味的牛奶糖。

光滑的银色锡箔包装纸,褶皱规整,小小的一颗像是你昨天衣服上的贝壳纽扣,反射出悦目的清凉银光。然而你能感觉到掌心的热意像是小小的火舌一样舔舐着它,伴着聒噪蝉鸣的溽热空气一起面无表情的决意把坚硬圆润的糖块融化成一滩甜蜜黏腻的奶油。

你伸出手指剥开了它,发现糖块已经很不巧没有骨气的从边缘开始融化,黏在包装纸上拉出蛛网一样的细丝,空气里开始有了草莓丝丝的甜味儿,而身处之处到处是光与热,两者同样使人双目眩晕没有力气,同时奇异的放大所能感知到的一切,线条与气味都变得粗壮起来。于是你的鼻子贪婪的捕捉到这甜丝丝的气息,它一路抵达胃的深处,直到涌现出饱腹感。同时大脑草率的决定,这颗糖就是你下午的食物。想到那些实打实填饱肚子的食物在肚子里沉重的让人厌倦,夏天适合冰冷轻浮的食物,而草莓牛奶糖真是听起来都让人羞耻的轻浮,你暗暗的想。

你伸手指抵住银色包装纸的底部,漫不经心的把这颗酸甜口味的小东西用舌头缓缓的卷进嘴里,在唇齿之间在味蕾之上。一切动作都被高温拉住手脚,沉甸甸的放缓了进度。你有气无力的想起这是一个放假的下午,有的是时间去慢吞吞的吃完这一颗你男朋友给你的草莓牛奶糖,都用不着牙齿,只是耐心的等它的甜蜜成为你的一部分。也有时间看你的男朋友不知疲倦的在热浪蒸腾的操场上挥洒无穷无尽的汗水去训练一门在你看来没有什么用处的篮球技巧。

啊,刚刚想起什么来着,耐心,对,耐心。你眯起眼睛,看向了那个跳跃的身影,白色球服的他在盛夏光阴里,色泽浓厚的像一抹凝固的油彩,又像你口中紧含不放,渐渐开始释出甜味的糖果

关于耐心,你是完全比不上你的男朋友彼得的,他有一种与他朝气蓬勃的外表不相符的耐心,他看起来像是能靠着青春得到一切的年轻人,并且这种年轻将在他身上不可思议的长久下去。世界对于这种人往往予以厚待,仿佛一切都是能够轻易把玩在手中的万花筒,花团锦簇,姹紫嫣红。

但你知道他比起那些狮子一样的年轻人,更像一只正在狩猎的蜘蛛,轻巧灵敏的同时狡黠固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掉进他设好的陷阱里。他并不像以前那些人那样狂热的追求过你,他无比自然的出现在你的身边,缓缓的融入进你的生活,毫无痕迹,仿佛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旨意,像夏天的到来一样不可抗拒,天经地义。而你数次注视着他孩童一样温润圆亮的眼睛,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处一个处心积虑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唯一不一样的是你无声的举手投降带着甜蜜的心甘情愿,

他是与你完全相反却又相反的完全相配的人。淡金色柔顺头发对上深栗色自然卷,细长的烟蓝双瞳对上圆溜溜的深棕眼睛,娇小单薄对上高大健朗,冰冷寡言对上热情话痨,一项一项,你对上他,如同暗依赖光,一枚简单的钥匙契合一个繁复的锁眼。爱就成了一件毫无疑问的事。

你垂下眼睛,半躺在冰凉台阶上,像一只半睡半醒的猫。彼得结束了运动,大汗淋漓的慢慢向你走来,他拿一块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你注视他滴着汗的淘气卷发,眨动的热烈的眼睛,鼻梁,亲吻过你的嘴唇,白色的牙齿,结实的肩膀,线条分明的手臂,长腿。他从一个高温的梦境里向阴影里的你走来,逐渐变得越发清晰生动。你嗅到他身上海水一样的气息,缓缓向你涌过来,此刻的草莓酸甜汁水的味道丰沛的充盈着你的整个口腔,你用舌尖将这变得薄薄的糖片卷起放在牙齿之间咬碎,然后听见清脆甜蜜的草莓牛奶味的响声,回荡在这个下午。

他一口气喝完了一整瓶水,脸上有明亮的笑意,隔了十几米已经习惯性伸出手准备握住你的掌心。你恍恍惚惚的看着他,忽然想到很远很远的以后,决定无论能拉着这双手到你青春还是生命的终结,你都不允许有人比自己更喜欢他。

你满意这个恶狠狠的念头,于是坐了起来,扑进他的怀里,然后开始今天和他的第一个亲吻,分享唇齿之间余下的酸溜溜的香气。

快要过去的夏天,剩余下草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