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梦见一条鱼

摘星之绿1

喜欢请点心好吗大佬
真的本咸鱼高估自己,也不知道要写几发了,我修改了两次,才写出这几千个字,大家不要嫌弃。没办法,凑活看吧……இдஇ,我也就信马由缰了
拜服那些一次更四五千字的太太,我写这么多,已经觉得想死。

重新说一遍设定
蒸汽朋克设定,类似哈尔的移动城堡,魔法与科学并行的背景。
彼得的国家是以星光为能源的,他是这个王国最好的摘星使。梅姨和本叔经营一家面包甜点铺,他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
格温是魔法药剂师,与彼得青梅竹马,住的很近
彼得遇见了一个人住在这个王国缝隙下一颗绿色星星的哈利,他要带走这颗星星,但是他爱上了他。
去强拆却爱上了有钱的钉子户的故事
以下正文

“咣……咣……咣……”
莫德广场上那座雕花大铁钟准时在天空尚且灰蒙蒙的五点钟响了,那些鸽群没日没夜的聚集在广场上,发出“咕咕”声向人们乞讨食物,此刻一贯被激荡开的巨大钟声惊飞起来,毛茸茸暖烘烘的羽毛散发出的气息一刹那充斥了整个广场,它们被一些愚蠢的善良喂得饱满而肥大,以至于掠起的弧线远不如野林子里谋生的鸟来的利落。

广场终于空空如也。

有几只灰蓝色的跟随钟声,停在了一个小阳台上,惬意的开始相互用嘴梳理羽毛,重新发出傻头傻脑的“咕咕”声,坚持不懈的叩打紧闭的窗扉。

彼得.帕克正毫无形象的缩在他不大的床铺里睡着,一双长腿委屈的蜷起来,好的睡眠质量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在夜晚时分叩响他的门扉,主要原因或许是他还穿着摘星时的工作服,这件衣服满是口袋,而口袋里又满是他大大咧咧一股脑儿的往里塞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大大小小格温为他制作的五颜六色补充精力的药剂,昨天晚上瘦巴巴的古里古怪占卜师婆婆塞给他说是能帮他招来真爱的玫瑰干花,还有爱慕他的姑娘们送给他五颜六色的糖果,它们有闪闪发光的糖衣,昏暗的房间里像一颗颗有着冰凉光芒的星星散落在床上,也和星星同样坚硬,硌着他的腰和腿,让他翻来覆去。

他拥有这么多的糖果和爱慕并不奇怪,彼得帕克是这个王国最好的摘星使,摘星是项少见的天赋,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更何况他英俊又开朗,有翘起的棕发和小鹿一般的棕色眼睛,脸上总有盎然快乐的神气,像下午四点恰到好处的阳光。

德高望重的占卜师婆婆昨天一边咧着那口大黄牙夸他“你和你梅姨的小甜饼一样讨人喜欢,没有姑娘会不喜欢你的。你应该去得到一份爱情”,同时以一种与自己年龄不符的敏捷把一小束皱巴巴的玫瑰干花颤颤巍巍塞到彼得的大口袋里

但此刻的彼得并没有身为大部分少女梦中情人的自觉,窗外的咕咕声促使他把头埋进枕头里,垂死挣扎试图麻痹自己的耳朵,好在黑甜的睡眠中再堕落一会儿。他昨天收集完一颗庞大银星的能量,忙活了一整天,饥肠辘辘眼冒金星的回到家中发现梅姨已经睡下了,以往给自己留了晚饭的餐盘上只剩下格温留的一张故意写的歪歪扭扭的字条,附赠一个鬼脸

猜猜谁吃了你最爱的小甜饼和热牛奶?

我知道是你!不会有别人这么无聊了!

彼得精疲力尽的叹气,把纸条恶狠狠的揉成一团,决心明天一定要在格温的魔法试剂里加猫耳草,他的魔药学成绩和优等生格温相反,烂的让人不忍心看,唯一成功留在他简单脑子里的考点就只有“猫耳草加入大部分的魔法药剂,易发生爆炸”

“咣!”

不是他臆想中的爆炸,而莫德广场的那座大钟又响了一下,彻底断绝了尚且连绵的睡意,被完全吵醒后,彼得不得不放弃挣扎,翻身起来坐在床沿醒醒脑子,然后不情不愿的开始穿上裤子和黑色牛皮长靴。他再一次深切的觉得那座大铁钟的声音和它雕花的老式审美一样让人厌恶。

而自己每天采集的星光一部分就是为了给这丑陋的大玩意儿提供能量好让它每天都能准时的吵醒自己。

“老天爷啊……”他绝望的抱怨了一声。

阳台上停留的鸽子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又一次扑棱起了翅膀,他不由自主循着声音望过去,绯红色的晨光里,他极好的视力发现阳台上有什么柔软的,轻飘飘的东西正在掉落下来。

好像是……一片白色的花瓣?

他提好裤子,慢慢的踱步过去,惊讶的发现,有两三朵盛开着的月光一样皎洁的玫瑰花,静静的躺在他的小阳台上。早晨清新的空气中,混杂了玫瑰略带酸涩的馥郁清香。

彼得想起他曾经在去年种过一盆白色的玫瑰花,像呵护自己的恋人一样呵护着这娇嫩美丽的花,可是这盆玫瑰在结籽之后,却不声不响的枯死了,而他满怀希望播撒了留下的种子也并没有发芽,那盆玫瑰在盛放了所有的美丽后无影无踪,像一场有始无终的绮梦。他一反常态的为此郁闷了一段时间,格温嘲笑他说,他不像是失去了一盆玫瑰,更像是失去了一个未婚妻。

占卜师婆婆昨天说过的话又浮现出来,“白色玫瑰会给你带来关于真爱的好运”

嘿嘿嘿,真爱

这曾经与玫瑰有关的回忆让他小心翼翼的捧拾起一个个花朵,包在翻出的手帕里,塞进自己的口袋。彼得眨着诚恳的棕色大眼睛,小声哄赶着鸽子们“去,去!下楼找梅姨去!她那儿有你们最爱的新鲜面包渣,这宝贝玫瑰可不是你们能碰的!”

“Peter!起—床—了!你今天得去摘星署工作!哦!顺便把格温要的小甜饼给带去!”梅姨的声音正好从楼下和一阵烘烤葡萄干面包甜香气一起传过来,鸽子们闪动这灰蓝的羽翼远去了。

恐怕她是吃不到了,哈哈,彼得愉悦的吹了吹口哨。

他迈开长腿,蹭蹭蹭跑下楼梯,大喇喇撩起一节衣服包在手上,身手敏捷的从忙的团团转的梅姨手中端过滚烫烤盘放在桌子上,然后大口的往嘴里塞进一个新出炉油乎乎的小圆面包,松软面包的香气四溢,他口中含糊不清的叽里咕噜着,左手向梅姨笔出一个大拇指。

梅姨脱下手套,伸手拍拍他顽皮翘起的头发,像一个辛勤的放牧人在拍着一匹年轻健壮的棕色马驹,父母双亡的小彼得一直是本和她抚养长大的,十几年了,他成为一个善良勇敢讨人喜欢的好青年,还是这个王国最好的摘星使,他是她和本最大的骄傲。

她带着满足的微笑转身,忽然想起昨天摘星署送来了一副彼得的单片眼镜,说这是已经维修好了,让她转交给彼得。

在热情的送了邮递员一个小面包之后,打量起这个东西,梅姨觉得有些奇怪,“彼得这孩子的身体棒的和铁打的一样,没见有什么近视啊……”,她精心擦拭干净镜片,还好奇的戴上了,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她把这东西放进了抽屉里。

想到这里,梅姨在大围裙上擦了擦手,去抽屉里拿出眼镜,还放在在鼻梁上比划了一下,依稀看见一道绿色的小小光芒从彼得胸膛左上方口袋里透出来,她愣了楞,却没有多想,把眼镜交给彼得,关心的问“昨天摘星署叫我交给你的,彼得,你近视了?”

这边彼得总算狼吞虎咽吃完了,他用纸巾擦了擦嘴巴,把眼镜小心的塞进随便一个口袋里,说“哦,哦哦,梅姨,这眼镜是用来看见星星白天发出的光,你可别瞎戴,太强的星光对眼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得给我做饼干吃呢!”

他亲亲梅姨的脸颊,飞快的走出了门。

他走出近十米远,梅姨好奇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

你左上边靠近心脏的袋子装了什么?!

彼得被问住,于是边走边低头扒开袋子撇了一眼回答

是我今早上捡到的玫瑰花。我今年可能得再种一些玫瑰!

年轻人愉快的声音回荡在还沾着夜露的街道中,此时家家户户的门窗陆陆续续的打开,迎接进清晨沁凉的空气,一整个王国在铂金色晨曦中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开始苏醒,阳光马上要开始照耀一切,所有人像往常一样翘首以盼新一天的来到

于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彼得口袋里的玫瑰花的花瓣上渐渐浮现出隽秀优雅的字迹。

一个小小的,透着微弱绿色星光的名字

Harry

评论(1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