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梦见一条鱼

摘星之绿2(又名我和大铁钟有仇p(´⌒`。q))

大佬们,这次爆肝了……喜欢请点小红心或者请用评论砸死我吧,给这个可怜的人一点动力(死皮赖脸)

有人想看的海妖AU我得说一句,那篇我可能会写刀子,吃不吃看你们心情。

以下正文
(哈利这一发终于慢吞吞出场,各位不要打我)

“我觉得莫德广场那座钟的声音又大,长得又丑,真的不明白,它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吗?”

彼得帕克掀开披在自己身后红蓝相间的飞行斗篷,一屁股坐在摘星署炼药室那张黝黑发亮的桌子上,他压根不在意自己满是大口袋的衣服整洁与否,在星星之间穿梭工作的时候衣服上早就沾满了星尘,口袋里也都是轻飘飘的星屑,彼得看也不看伸手进去捉了一把,自如的撒进格温那个金贵的炼药炉子里,然后又伸手摸索出一袋封的紧紧的小甜饼,口袋里还留着一点温热气,熨着他的胸口。

“那座钟就像你去年做的那瓶喝了吃所有东西都会甜的不得了的药剂一样糟糕!嘿!你还记得吗?我i不得不跟着你吃了好几天苦涩的像枞树皮一样的鬼草药,才不至于甜倒了我这口标致健康的牙”他唠唠叨叨着,扬手把装着小甜饼的口袋丢给格温,开始晃动一双长腿,并幼稚的试图用脚尖踢倒旁边的瓶瓶罐罐。

“我的星光神啊,求求你闭上你那张嘴吧!”格温没有看到他的举动,头也不抬的吃着饼,不优雅的吃相让嘴角沾满了白色的糖霜粉,同时对彼得翻了个斗大的白眼,身为王国摘星署的一等魔药师,她此刻也和彼得一样不顾形象,蹲在坩埚旁边,任由自己一身精致的银白色袍子直垂到乱七八糟的地上,像街边的破布似的堆成一团。

和最爱红色蓝色的彼得不同,格温她总爱穿银白色,星光赐予她的天赋一样也是一片纯净的银光。

王国的小孩子们在七岁的时候通过占卜师的帮助觉醒天赋,于是七岁那年格温和彼得在同一个星光前所未有灿烂的晚上得到星光神赐予他们的礼物,格温的父亲却在那个晚上发现格温的天赋光芒是一片银白后,气的差点背过去,要知道史黛西家几乎世世代代星赐天赋都是金色,光芒金色意味着魔骑士和魔法师天赋,而银色意味着这个人合适从事占卜和魔药炼制。

“小格温的星赐天赋里连一丝金色的杂质都没有。”那位替小格温做天赋占卜的占卜师说,这个稚嫩可怜的年轻人不知道他“一丝金色的杂质都没有”这几个字,在刹那间伤透了格温爸爸脆弱的心灵,从而被这位大受打击的父亲涨红了脸,挥舞硕大的拳头赶出了家门。

“还好不是绿色,”占卜师这聊胜于无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要知道,绿色是占卜师家族占卜天赋时最忌讳的颜色,代表一片看不清的迷雾,这比什么天赋都没有还要糟糕.

“所以格温是个变异”彼得帕克如是说

“你再乱讲话,我就给你的药下毒。”格温讲“你这个天赋少见金银参半的人有什么脸讲我?”

“做人最好善良一点,你为什么就不能像那些给我送糖果的姑娘一样甜美可人呢?你下一瓶魔药绝对会爆炸”他偷偷把揉碎的猫耳草屑撒进坩埚,愉悦的看见清澈的紫色液体咕嘟咕嘟冒出诡异的泡泡,渐渐变成黑色。

“任何人像我一样了解你之后,都绝对,绝,对,不会爱上你的”格温感叹

他抖了抖斗篷,飞出了炼药房,身后不久就响起一声“嗤嗤”的爆炸,格温的怒吼传了过来
“彼得.帕克!”

摘星署里

高台上法阵已经启动的差不多了,地上繁复的刻印里有风不断的涌来,一阵强过一阵,夹杂被漫长时间焚烧过的星尘味道,干燥的灼着皮肤,彼得戴好单片眼镜,棕色微卷的头发在夹带星光的风里透出来是一片淡淡的暖金。

开口完全打开,他抖开垂在身后的红蓝斗篷,接过星光壶塞进口袋,脚尖一踮,笔直坠入星海。

目之所及是一片比任何深海海域都要沉的深蓝,成千上万金银相间的光芒跳入他的眼睛里。它们壮阔无比,彼此分明却又相互混合,是最大的一望无垠的海,仍在呼吸并不断的扩张着,深蓝是包围王国的天空的底色,金银是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星星,在一个呼吸间,不断的有星星毁灭,燃烧,重生。

彼得帕克体内有着难得一见的完美天赋比例,金银一比一的平衡让他不至于受到其中一种星光过多的沉重引力钳制,而借助斗篷的力量,他像一朵飘飞的蒲公英一样轻盈自如,游弋在星海之中。
…………

你看,这是多么普通的一天

他普通的被吵醒,普通的起床,敲响本叔的房门,亲吻梅姨,在和格温互相嘲讽之后赶到摘星署工作,累个半死,然后回家睡觉。

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晃晃星光壶,里面传来像是水银流动的声音,满满当当的沉闷。

他与法阵的连线正在发出光芒,今天或许是署里的魔法师忘了法阵的日常维护,以至于以往快速而明亮的光像一只苟延残喘的老蜗牛一样不紧不慢的爬着,眼看已经花了有一刻钟,还在他遥远的前方闪烁。

或许得等上那么一个时辰了,彼得百无聊赖,开始在星星与星星之间乱窜。

然后他在一颗金色巨星旁站定,惊讶的发现低端那儿有一个小小的缝隙,一个小小的口子,在一片深蓝中看起来是一丝黑色,而金色的星光堆积在缝隙上,成为一种流淌的液体般的质地,一滴一滴的掉落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光也没有透出来。

里面会有什么呢?

他想了想,按捺不住好奇心,把连线卷起在手上,跳进那道缝隙里。

缝隙异常的狭小深邃,小的让彼得想起童话里有个小女孩才能掉进去的兔子洞,而这个长手长脚的成年男子不得不委屈的缩起来,抱住膝盖团成一团滚到尽头。

而尽头是一颗星星,发出他从未见过的渺渺绿光

飞行斗篷无法展开,后悔也来不及了。

彼得满怀惊讶的掉落在这颗绿色的星星上,站起来伸手拍拍满身的星尘。环顾四周,他感应发现这颗荒凉孤单的星星小的可怜,几乎只有王国的一个城镇那么大。

扑面而来是浓白的雾,从未见过那么浓密的雾,像牛乳一般在流动着,浓雾像一座座缓慢正在移动的山,几乎挡住了他所有的视野。

他极目远眺,雾的尽头隐隐透出像是宫殿尖顶高耸入云的形状。

彼得向那里走过去,脚下的泥土十分湿润,这里或许是刚刚下过雨,才会有这么浓的雾。

“我的星光神啊!”他不禁发出小声的惊叹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大片大片连绵起伏的白玫瑰原野,几乎没有别的植物,玫瑰疯狂而繁盛的挤满所有能看见的地方,密密匝匝,一枝一枝成千上万的伸出银白色的像月亮一样的花朵,皎洁而明亮,模糊了地平线与天际的分割,一直燃烧蔓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如此的璀璨,像是寒冰凝成的火焰,像是这个昏暗地方的光源。它们在一片浓雾中静静摇曳着,在唱一首谁也不知道的歌谣。

他此刻才意识到,玫瑰略带酸涩的馥郁香气像一匹柔滑的巨大丝绸,覆盖住了他。

彼得想起自己口袋中躺着一束玫瑰干花与早晨从天而降的这些花朵,下意识看看那个口袋,却发现那个靠近心脏的口袋正在跳动着一簇绿色的光芒。

一把光滑而锋利的剑,轻盈抵住他的颈项,身后响起礼貌却冷冰冰的柔软声音

“请不要动,不然我会杀了你”

身后没有任何他熟悉的魔力波动,要知道一个没有魔力的人要伤害一个哪怕是手无寸铁的摘星使,都是非常困难的事。

于是彼得不慌不忙的转过身,却在看见身后之人的面容后愣住了。

那是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比彼得要矮上半个头,一头柔顺的金发像迸溅出的绵绵星光,耷拉在他白玫瑰一样的面庞上,那张脸令人难以置信的精致小巧,却有一点婴儿肥,让他的美加上一种阴天云朵的倦怠慵懒,他是如此的清瘦修长,风吹起他绿色长衣的下摆,彼得错觉是一丛青枝绿叶的白玫瑰伫立在自己面前,冷冰冰的开放着。

没有理会彼得盯着自己出神的无理举动,在彼得转过身后,看见少年烟蓝色的眼睛里除了防备还有天真的好奇躲在后面探头探脑,他上下打量着彼得,直到看见发出绿色光芒的口袋,显露出和彼得一样惊讶的神色。

少年并未放下手中的剑,却像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把小脸凑到彼得的左胸前,嗅了嗅他。

“你身上有我玫瑰的味道”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两根细白的手指,优雅的从彼得胸前的口袋里,夹出了今早捡到的一片花瓣,在彼得眼前晃了晃。

“上面有我的名字”

彼得只看见他近在咫尺的金色长睫毛扑闪着,像一只不安分的蝴蝶在炫耀翅膀,投下重重的阴影在烟蓝色的眼睛里,那双眼睛像一对妩媚的月牙。

而玫瑰花的味道越发缠绕起来。

那个瞬间,彼得觉得或许在这一整个小的可怜的绿色星星,任何角落,都能听见自己疯狂的心跳。

扑通
扑通,
扑通。

我要去吃小龙虾了(丧)欢迎捉虫


评论(9)

热度(17)